新單元的文章將一次公開八篇,
請各位朋友以看故事的心態與角度來觀看。

由於這是短篇連環故事所以前七篇將不開放留言,請各位耐心看完整篇故事後再在最後一篇留言。

沒有刺激,就沒有動力。

第一次跟好友開心的計畫東京自由行,還記得當初我問了一位很日系的鄰居姐姐一個很蠢的問題。
所謂的日系是她在日商上班,日文好;常去日本玩,衣服的穿搭也十足日本風,
在我心中她是前進東京最佳的諮詢前輩。

我問『是不是一定要穿得像妳一樣時髦才能走在東京街頭啊?』
她像是被我這樣另類的稱讚嚇到,而有點尷尬的說『這也不用啦!』
『穿什麼都可以走在東京街頭,只是東京人的衣服穿搭與流行敏銳度很高,
在那樣的氣氛感染下,我也會相對地注意自己的穿著。』
聽了之後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心裡其實在盤算著要把自己最炫的私服全都挖出來穿到東京去。

為期八天的東京自由行,一句日文都不會的我跟著日文也很菜的朋友前進東京。
我們倆啥都沒有,有的就是膽子;還有就是迷路時能夠發揮找路的野性求生本能。

第一次踏上東京這塊土地,在利木津巴士緩緩地駛到高樓林立的新宿區時
眼前出現了好多明亮的招牌;櫥窗也很吸引人的店家...
興奮指數已經攀升到快爆表的我們,開心的數著等一下要先去吃甚麼、哪樣美食也不能遺漏。

還記得我到東京的第一頓,吃的就是壽司。
其實這是為了印證我愛看的漫畫‧將太的壽司裡,要檢證壽司捏得好不好,用牙籤穿過握壽司便能知曉。
嘖!這根本就是宅女找碴之旅嘛!
其實在我踏上東京的土地之前,充斥生活便是漫畫了,
所以第一次的東京行,我是依著腦海中的東京印象來這裡實際行腳並且檢證。

早說過我的日文程度是零,而朋友的程度則是有限公司,
但是我們又覺得吃壽司的話一定要坐在吧檯面對壽司師傅才有氣氛。
所以店員帶位時朋友還刻意地說『要坐吧檯。』勇氣到底是哪裡來的呀?我們兩個。
不要說不懂日文,連魚的種類跟部位也不懂,坐在師傅面前的兩個蠢蛋是要怎麼點壽司啊?
不過一坐在吧檯上我的血液就突然興奮地爆走了起來。
我拍胸腑跟朋友說『日文我是無能為力啦!但是出發前我有惡補了一下將太的壽司。這邊我來負責吧!』
所謂的負責就是我看著魚的顏色跟紋路,跟朋友說這可能是甚麼魚,朋友再接著跟師傅注文。

可能是兩個年輕女生坐在吧檯上的感覺很奇怪,
也可能是我們的交談被師傅聽出來不是日本人
所以師傅笑笑的拿出一張中、英、韓文與圖片對照的菜單給我們。師傅真是親切啊~~~
不過也由於已經露出了觀光客的身分,所以接下來的行徑更是大膽。

朋友指著菜單,點了這個那個~~~一大堆。
但是漫畫上說吃壽司要先從淡口味的魚開始點起,然後漸漸才是重口味的,
這樣亂點師傅會知道我們是外行的啊!
『那怎麼辦?』朋友被我這樣的反應弄到很緊張。
『不然我們就聞味道判斷口味濃厚度,然後再決定吃的順序吧!』我說。

壽司上桌時,我們兩個的鼻子是趁師傅眼光沒有望向這裡時偷偷的湊近去聞。
然後要吃之前,我這個宅女突然想到了此行的重點,我要檢證將太的說法啊!
所以我預備伸手去拿牙籤來實驗~~~~~~
朋友知道我要作什麼,而且她跟我一樣也是搞怪系的,
所以她只說了『妳若是要檢證的話可不要讓師傅看到喔!』
哈哈!真不愧是好朋友,若是今天我不拿牙籤去試試這個握壽司捏得好不好,我肯定整晚都不會睡好。

手拿牙籤,眼光注意著師傅的動向,
發現大好時機時,牙籤就這麼插進了握壽司裡。

將太的壽司說~~~
好的握壽司,飯粒與飯粒之間要有均等的空隙,這樣握壽司吃進嘴裡才會有咬勁
但是呢...捏過緊的握壽司吃起來飯粒就會很硬,沒有口感。
說得這麼籠統,其實只要將牙籤插進握壽司裡,然後就這樣把握壽司拿起
若是壽司沒有散掉而且牙籤有穿過這個握壽司,那表示壽司師傅的功力高深,這顆握壽司一定好吃...
握壽司如果就此散掉的話,那表示這個握工很不到家,技術也不札實。

檢證後發現這個握壽司真的跟將太說的一樣神奇,牙籤穿過去後拿起來也沒有散
彷彿是偉大實驗世紀性的大成功之後,我突然想到去注意一下師傅有沒有望向這兒。
糟的是一切都來不及了~~~~師傅正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呢!
我有點像做錯事的小孩,神色慌張的快快把手放下。
師傅卻還是很親切的對我們微笑,然後用放慢速度的日文問我們打哪來?
朋友見師傅如此善良親切,
便說『我們愛看日本漫畫,所以第一次到東京很想知道漫畫故事與現實生活是否相同。』
師傅笑說『原來是這樣啊!不過妳們真的很可愛,舉動就像搞笑藝人一樣。』
難得師傅這麼大量,不生氣就算了還很努力的跟我們溝通,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日本人很有禮貌很客氣。
雖然說做服務業的會有這麼親切的態度跟笑容是應該的,
但是我在台灣或是香港的高級購物中心裡,看到的都是櫃姐的臭臉跟白眼呀!

 

※只是故事一篇,請輕鬆看待。

 

hibobo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